一月 05 2017

賓州 林宸暘分享

Published by admin at 6:10 下午 under PA 林宸暘

呼~兩個月一下就飛過去囉!我是宸暘,我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斯克蘭頓,我這次想要分享的經驗應該會跟大家的有所不同,因為我去的是私立學業取向的天主教學校。

我的學校Holy Cross High School 其實還滿保守的,我們有制服,每天上學要穿西裝打領帶,校規其實比台灣還要嚴格,每天都有 Father, Sister和Detention Lady在走廊巡邏,連上課亂講話都有可能被記點,這可能打破了很多人對於美國「開放自由」的想像,相對的,這所學校很在意成績,而且能讓國際學生直接畢業申請大學,像我隔壁鄰居的韓國人學長今年畢業,SAT跟GPA都很高,甚至申請了MIT和康乃爾大學,而且學校老師都很看好,所以其實美國並不是所有人都像想像中的追流行、追求自由,也是有很多人努力為自己的未來設想、拚學業的。

但我來這邊真的看到美國教育制度的不同,保守歸保守,但每個老師都有自己的教學方法,不像台灣大多數老師就是站在黑板前面,上下課要起立敬禮,用粉筆上完所有的課,出很多很多的作業給學生寫,台灣老師認為所有學科就是要練習再練習,的確,像是數學和語文之類的工具型學科是這樣沒錯,但是像史地公還有科學學科則不然,對於這些學科,美國的老師更在意讓學生對這些學科感興趣,去理解並且融會貫通,像我有修 American History ,老師絕對不會跟你說「同學,這點很重要,考試會考。」他會跟你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跟同學一起討論所有可能導致這個事件的因素,還有這個事件可能導致的其他事件,他會跟你說的是「同學,這點很重要,你必須了解這對經濟的影響、對政治的影響及在歷史上占有的份量。」

而且這邊的老師比較不會像台灣的老師好像是站在發號施令者的地位,他們基本上對於學生是尊重的,會跟學生討論也會接受各種不同的答案,像是我的英文老師在教英文修辭法的時候,她不會設定一個標準答案,同學回答的時候他會先了解位甚麼他這樣想,再跟他討論她自己原先對於題目的想法,最後得出的結論可能是任何一方的想法或甚至是兩者都正確。

還有對於教學素材還有功課,這邊的老師真的「花樣很多」,像是我歷史老師超喜歡叫同學去找資料或者去找課程相關的影片或歌給他,因為他本身不太會用電腦,所以用這種方法他可以得到他想要的素材,學生也可以拿 Extra Credit Point ,變成就算你考試考不好,只要你上課認真還是可以拿高分,部會像台灣就是一次定生死,讓很多認真的學生喪失信心。

還有我的物理老師一直出一堆報告給我們,像是量子物理就出了一份 PowerPoint 的報告,讓同學去深入了解,再上台教其他同學,還有像 Free Fall 她就出了一個實驗報告,要我們設計一個裝置讓雞蛋可以從11呎高往下掉而不破,讓課程多了很多想像的空間。

還有,我的轟家其實還蠻特別的,因為轟媽是地區總監,所以其實對交換學生已經非常習以為然了,基本上她有事才會就我和韓國轟哥,不然其實她不太跟我們互動,轟爸經營採石場事業兼買賣挖土機,每天回家會彈吉他加試著教我彈,轟家還有一個93歲婆婆是轟媽以前的教會朋友但得了癡呆症之後就住到我們家來,轟家是一個特大家庭,大多數親戚都住很近,像轟外婆就住隔壁,沒事就會跑過來找我們聊天加喝下午茶。

轟媽有一大堆孫子所以家裡常常變成托兒所,有時候甚至教會的小孩也會跑來,我的CR是我轟姊,她也有四個小孩,所以我偶爾會幫忙帶來自各種不同地方的小孩。

還有美國人家裡常常有一大堆寵物,我轟家就有貓和狗,CR家有兩隻貓、一隻狗、烏龜、魚、寄居蟹等等……教會和學校的人家裡也幾乎都有寵物。

總而言之,美國就是一個很多元的地方,有各種不同膚色的人,有來自各個不同國家的同學,有各種不同的文化,我想,體驗多元是我目前為止最大的收穫。

我和隔壁的韓國學長

1

轟家還有轟外婆跟韓國學長

6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